您的位置 : 首页> 青芒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青芒 已完结

青芒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赵青中学的时候,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女。 本来就没有学习天赋,又不刻苦认真,考试成绩每每都是垫底的那几个。展开

青芒_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李总和江墨寒暄了几句,朝赵青的方向扫了一眼。m.. 移动网李总没说话,倒是柳柔柔朝赵青温柔一笑,“你长得好美。”             赵青笑容依旧,等着江墨的回答。             江墨的眸中蕴着暖光,对着柳柔柔回道,“过奖,这我女朋友。”             “和江总很般配。”柳柔柔很真诚。             李总眼睛都眯了起来,一把搂过柳柔柔,“我们就不打扰江总和女友的用餐时间了。改天再聚。”             于是,互相话别。             在柳柔柔这个小插曲离去后,江墨也还是老样子,淡淡的把玩手机。             赵青低头继续吃。             没一会儿,江墨轻轻放了下手机,开始了传统事的相亲男女对话。“赵小姐,你我也认识一段时间了,还没听你说过你的生活。”             她吃着雪糕球,那甜甜冷冷的味道让她眯起了眼。她缓缓说着:“我的生活啊,就是简单的两点一线。”             “那以前谈过恋爱吗?”他问得很自然。             “当然有呀。”赵青笑得开心。             “也是,不年轻了。”             她根本不介意他这话,反正他俩岁数差不多。她笑意不减,“不知道江先生谈过几段呢?”             他定定望着她,“赵小姐为什么会用复数?”             “李总说的嘛,你是青年才俊呀。青年才俊的生活一定多姿多彩。”赵青特别加重“多姿多彩”四个字。             江墨忽然笑了,笑得意味不明,“那都是客套话。工作太忙,没空去谈几段感情。”             赵青维持着虚伪的笑容,“江先生,时间不早了。我明儿还得早起上班,就先走了。”大鱼大肉已经吃完,她想回家睡觉。             “我送你。”江墨接话很快。             “不麻烦江先生了,这离我住的地方很近。”她背起自己的双肩包,礼貌性朝他点了点头。             他拿起手机,坚持说,“我送你。”             她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             赵青一下子就释怀了。早点睡觉才是正事,不能浪费在和他争驳送不送的问题上。             ----             回去途中,江墨不怎么说话。             赵青的消遣还是玩游戏。沉窒的气氛中,唯有闯关的音效时不时响起。“叮咚叮咚”,一路不停。             遇到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江墨停下车,转头望了眼她的手机屏幕,花花绿绿一片闪现。他转回去看交通灯。             赵青在离住处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下了车。             江墨的车子掉头而去。             她下了车后,慢慢往回走。             这条街道到了晚上十点仍然人来人往。前面的小区门口,广场舞大妈和遛狗一族热闹非凡。             她望着那群家犬的欢蹦乱跳,猛然意识到自己随着年纪渐长,生活越来越没有方向。虽然她年轻时就是一贯的懒散调调,但那时候比现在开心多了。如今笑得多,真心的时候却很少。心里没劲到极致,表面却伪装张扬。表里严重不一。             果然岁月无情,青春与活力都一去不复返了。             在这一公里的路程中,赵青想了很多高三的事,神奇的是,关于江墨的,她完全没去回忆。             直到洗完澡,她才开始思考今晚这诡异的共餐。             柳柔柔似乎是找到了新金主。             江墨对着那位新金主的态度,得体自然。             她怎么想,都觉得今晚被他利用了。             赵青倚到沙发上,给蒋芙莉拨了个电话。             这时的蒋芙莉正在论坛厮杀,战火纷飞。听到手机响,她有些扫兴。然后看见来电显示,她乐了,立即接起,“喂,青儿?”             赵青啃着薯条,问道:“在干嘛?”             “在吵架。“蒋芙莉哈哈一笑。             “我说你,别把小朋友吓坏了。”赵青跟着笑。             她和这帮朋友,在中学时代就承受着许多异样目光。             出了社会后,几个男生收敛许多。赵青不爱交际,除了孤僻不合群之外,也没什么可供别人讨论的。蒋芙莉在现实生活中好好的,就是网络上闹腾得厉害。             蒋芙莉点了根烟,“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遇到江墨了。”高中之后,赵青没有在朋友间再提起过“江墨”两个字,她以为说出来会有些许别扭感,而今却发现,自然得很。             蒋芙莉被烟呛了下,“谁?”             “江墨。”赵青回忆着他高中时的样子,描述道:“高三二班的那个,高高帅帅的咧。”             “啊!”蒋芙莉这下听清楚了那个名字,“我都忘记这个人了,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你什么时候遇到的。”             “准确的说,是去年九月份。”她去酒店面试的日子,应该算第一次重逢。             “那你现在才和我讲!”蒋芙莉有些暴躁。她对江墨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王八羔子”这四个字上。             相较于蒋芙莉的情绪起伏,赵青显得十分平静,“遇到而已,没怎么见面。”             “最近见面频繁了?”             “算是吧。”赵青把江墨最近的事概括说了下,主要描述的是他和柳柔柔、吕小茵的瓜葛。她知道,蒋芙莉对这些男女关系最为关注。             果然,蒋芙莉听完后,喝了一大杯水,夸张叹道:“哇!当年的清高学霸变成情场浪子了啊。好素材!我新稿子的男主角就是他了。”             “你的封山之作就写这种?”赵青吃完了一桶薯条,她拿出纸巾擦了擦手,“是你的话,会怎么写?”             “用膝盖想也知道,柳柔柔是他的最佳女主角。”突然来了个现实题材,蒋芙莉很来劲,“这种娇柔似水的女人,最让人心疼了。你想哪,江墨把柳柔柔藏得好好的。除了你,都没人发现这个秘密。可见他对她的珍视程度。只是哪,他现在还看不清自己的心意。小说男主角都这样的,喜欢绕着地球跑一圈,最后才发现真爱。”             “继续说。”赵青拆开一盒鸭掌。             “今天他和你约会,肯定是故意演给柳柔柔的。其实哪,江墨现在正赶往柳柔柔那里,粗暴狂野地蹂/躏她。”蒋芙莉顿了下,嘿嘿一笑,“这场吃醋床戏,我能写三千字。”             赵青差点被鸭掌噎住。“我想像不出他粗暴狂野的样子。”             “男人最真实的一面,都是留给心爱女人的。”蒋芙莉突然正经了些。             赵青自然听出了其中的深意。她不是江墨心爱女人,这是她早已知晓的事实,“我知道他别有目的。”             “什么目的?”             “不知道。”赵青一口咬掉鸭爪子,“等我吃完鸭掌再去问问他。”             蒋芙莉皱起了眉。             他们这帮子如今三十好几了。虽然饶子也没有对象,但是蒋芙莉最忧心的,是赵青。             自从江墨之后,赵青就没有再迷恋过哪个男性,连个男明星都没有。而且,她连偶像剧都不看。这么多年,她似乎没有了恋爱这个需求。电影一个人看,火锅一个人吃,一直独来独往。             蒋芙莉曾经想介绍几个男人,但是赵青都推辞了。蒋芙莉就怕赵青随性惯了,随着随着就孤独终老了。             如今江墨的出现,不知是福是祸。             蒋芙莉是急性子,第二天就联系了饶子,询问当年江墨和秦晓的事。             饶子昨晚熬夜加班,还在补眠中。一时间听到“江墨”这个名字,都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谁。他拍拍额头,粗略和蒋芙莉说了下。             其实饶子知道的也不多。             高三那年,江墨和秦晓的保送申请获批后,老师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俩的成双成对是名正言顺的。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江墨和秦晓很般配。男才女貌,还都上了同一所大学,简直羡煞旁人。那会儿,他俩还被称为高三二班的“第一良缘”。             好些同学还开玩笑说起过他俩结婚的事,什么生下的孩子叫江秦,很好听啦,江秦以后也是学霸啦,等等。             高中的学生很单纯,以为他们肯定能长长久久一辈子。             他俩大学的事,饶子原来并不清楚。去年因为工作原因,他认识了一个高三二班的男同学,两人闲聊到高中时代,男同学就无意中说了下江墨。             江墨至今未婚,而且大学时期的女朋友也不是秦晓。他在大学里是风云人物,长相俊美,学习优秀。追他的女生数不尽数。据这位男同学回忆,江墨在大二时和外语系的一个美女走到一起。至于后来的发展,男同学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江墨换过好几个女朋友。             说到这里,男同学感慨了下,“可惜了秦晓啊。她可是我们的班花呢。哎,我记得你们班就有个追求过她。”             饶子知道他说的是大湖,含糊“嗯”了一声。             男同学继续说:“去年我见到秦晓,她还没结婚,一路读书到了博士。”             关于江墨和秦晓,男同学只说了这些。             饶子对江墨没好感,没有继续打听。             大湖和秦晓的婚事,饶子是最近才知道的。饶子见过大湖的两个女朋友,神态和身形都很像秦晓。饶子差点以为大湖这辈子就靠着幻想秦晓过活了,谁料,个傻大个真把秦晓追到了。             饶子把这些告诉蒋芙莉后,奇怪问道:“好端端怎么突然问起他?”             蒋芙莉半开玩笑说着:“下一本书的男主角,我找些素材。”             饶子:“……”             ----             蒋芙莉把打听到的八卦,告诉给赵青。             赵青望着电脑,继续啃鸭掌,“我刚刚才知道,那位柳柔柔,还真是影后啊。”             赵青不关注娱乐圈,而且现在奖项这么多,一年能出好几个影后。她哪里记得住。             她刚刚上网搜了半天,都查不到柳柔柔的相关信息。             翻墙出去,才在一个小论坛搜到柳柔柔三个字。             原来柳柔柔的艺名叫柳春春。             把关键词换成柳春春,各种娱乐新闻就来了。柳柔柔以前是个无名新人,最近才有了知名度。她得奖的电影是大陆禁播的三/级片。             电影于去年九月初杀青。             而赵青去花店,是在十月份。             蒋芙莉纳闷了,“那又怎么了?”             “不懂,要问。”赵青吃完最后一个鸭掌,“我去给那个新上任的男朋友查查勤。”             蒋芙莉惊叫,“什么都没搞清楚,就交往上了?”             “虚名罢了。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让给你。”             蒋芙莉:“……”             赵青挂了电话。拆掉左手套,在微信上给江墨娇嗲地发了个语音:男朋友,请问你现在是不是在和柳姑娘一起做运动呢?             十分钟后,江墨回了句:女朋友,你很做作。             江先生。赵青躺倒在床上,一字一字说道:我很好奇,你和柳姑娘演那么香艳的戏码,是为了训练她的演技吗?             赵青自从去了趟花店二楼之后,就觉得怪怪的。             那个房间,实在不是床上运动的好地点。要环境没环境,要气氛没气氛。而且每次江墨和柳柔柔一起从二楼下来的时候,两人的状态都很违和。             初初,赵青没想到哪里不对劲,后来见了江墨几次,她就知道了。             他很怕热。             他和柳柔柔一起从二楼下来时,都是男的干净清爽,女的密汗凌乱。两人仿佛一个冬,一个夏。             不。江墨这个回答后,又过了一分钟才继续回道:是为了追求你。            

青芒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青芒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青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