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狂剑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狂剑 已完结

狂剑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天亮之前,只听“吱呀”一声,卧虎山庄的后门一开,两条人影骑着马奔出来。二人回头瞧一眼山庄,都暗叹几声,然后向山下驰去。他们知道,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归来,或许一生都不回来了。展开

狂剑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九章审问       叛乱结束,群仙谷内一片欢腾。白护法和叶青被关在牢里等待处理。那些黑衣汉子怎么办呢?文姑娘经过跟唐吉等人商量,决定暂时先在他们之中选一个口碑不错的当头头,他名叫杨凡。为了防止他们有变,文姑娘还打算发展几个心腹。       对于武堂主,文姑娘给予厚葬。她让大家都看看自己的慈悲之心。安葬那天,文姑娘也掉了眼泪,别人以为她是伤心才这样的,只有她自己最清楚,那是喜极而泣。以往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人都死掉了,今后可以高枕无忧。不,还有一个慕容奇,他的实力雄厚,不可不防。如果他要是闹起乱子来,自己便功亏一篑,这个毒瘤必须割掉。       还有武萍的遗言中提到关于唐吉的事。对于唐吉自己能狠心地下手吗?文姑娘杀别人可以毫不客气,如切豆腐,眉头都不皱一下。可要她杀掉唐吉,那是万万不行的。她想自己终归是个女人,总要嫁人的。要嫁就得嫁个喜欢的,又对自己没有威胁的。她认为这个唐吉就是最合适的,跟他在一起,她心里很安宁,很温暖。这是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所没有的。       文姑娘想,下一步就是对付慕容奇。她和唐吉亲自审问了白护法,当然主要是关于慕容奇的。       在昏暗的牢房里,文姑娘跟唐吉分坐在一把椅子上。旁边还站着几个姑娘,那是文姑娘的侍女。她们面对的白护法手拷脚镣俱全,坐在栏杆里的干草上。他头发乱乱的,脸色灰白,一副绝望的样子。       文姑娘正襟危坐,美目直视着白护法,微笑道:“白护法,你过得可习惯吗?”       白护法看也不看她,淡淡地说:“我这快死之人,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过几天什么都解脱了。”       文姑娘笑了笑,说道:“白护法,不要那么悲观嘛,我老实告诉你,我可以不杀你,让你出去,跟你老婆孩子团聚,太太平平过完下半生。”       这话很有诱惑性,听得白护法站起来,两手抓着栏杆,铁链子碰得栏杆哗喉直响。白护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问道:“你没有骗你吗?你说的可是真话?”       文姑娘轻声说:“我自然不骗你,不过嘛……”       白护法是个聪明人,忙问道:“你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吧。”       文姑娘直视着他,沉声说道:“我有几句话想要问你,只要你说了实话,我绝不会为难你,给你自由,以往旧帐,一笔勾销。”       白护法想了想,说道:“你问好了,我都说实话。”       文姑娘扬了扬下巴,美目闪着光,说道:“你跟黑护法还有叶青搞叛乱,背后还有没有人支持?”       白护法直接回答:“没有,是我和黑护法挑的头,再鼓动叶青的。”       文姑娘又问:“你们三个人有没有想过你们叛乱是否有成功的把握。”       白护法答道:“本来有顾虑,后来才有把握。”       文姑娘耐心地问:“这话怎么讲?”       白护法说:“咱们通天教总部的人马分几个部分,一是张全胜的,一是你的,一是武堂主的,还有慕容奇的。我跟黑护法商量好久,想着如何对付这几路人马。首先说张全胜,这个家伙眼里只知武萍跟教主,不容易争取。不过机会来了,他要跟唐吉决斗,这可是个除掉他的机会。不管他能不能取胜,我们都不会放过他。那天你文姑娘也要去,我们就更高兴了。他们决斗选在屠鬼台,真是天助我也。只要在下边封锁了山路,你们就算完了,谁也活不成。黑护法本来是要我去完成这任务的,可惜我贪恋女色,忙着跟武堂主那里的美女相好,就让叶青去了,谁想到这叶青也跟我一样好色,见了文姑娘他下不了手,才招致现在的败局。”       文姑娘跟唐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屠鬼台,想到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山路口,还有那些弓箭手,只要他们守住山路口,谁也下不去。       白护法又说:“对付张全胜那边容易得很。张全胜一走,就是叶青说了算。叶青跟教主有仇,早就一肚子不满,鼓动他造反是有可能的。再加上黑护法跟他关系不错,是一定能成的。对付武萍也很容易。我以前就跟她相好过,她对我的功夫很满意。”说到这里白护法脸上有了得意的笑容。       文姑娘只感到脸上一热,她知道那功夫是指的什么。她不禁向唐吉一瞅,唐吉也正瞅她呢,文姑娘一羞,美目白他一眼。       白护法还在说:“我跟武萍一夜恩爱,她根本没想到我会对付她。因此我很容易就将她制服。她的武功很厉害的,要是真刀真枪的打,我还真不是对手。制服她以后,又将她那些手下全部抓住关起来,我挑了几个最漂亮的自己享用。唉,就是因为贪恋女色,才耽误了正事。黑护法在九泉之下也会骂我吧。”       文姑娘提醒道:“这些我不急着听,我来问你,你们是怎么对付慕容奇的?”       白护法突然骂道:“这个老狐狸,真不是东西,坐山观虎斗。”       文姑娘哼了一声,说道:“你详细说来。”       白护法这才说:“在造反之前,我们找到慕容奇,让他跟我们一起干。我们在造反前最顾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慕容奇,一个是你。慕容奇手下人多,实力最强,如果不将他打倒,一切都是徒劳。另一个是你,你虽然手下人不多,可战斗力很强,而且你的头脑比谁都聪明。你的聪明处甚至超过教主。”       文姑娘谦虚地说:“过奖了,还是说慕容奇吧。”       “我们去之前,想了种种可能,主要就是两种,不外乎是‘同意’和‘不同意’。哪知道我们跟他说了来意后,他竟然笑而不语。我们跟他是老交情了,知道他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我们就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就说,我只当你们说的是醉话,我什么都没听见。黑护法就说,当我们在群仙谷起事时,希望你不要阻挠。那慕容奇笑了笑说,他不会跟我们为难的,他只抵挡外来敌人。听到这里,我们才稍稍安心。我们明白他的意思,他要保持中立,谁也不帮。我们一想这样也好,成功的希望还是占了一半以上,这个险值得冒。”       文姑娘基本都听清楚了,知道慕容奇打的是什么算盘。这个家伙是挺狡猾,当个老好人,还不损失自己的兵力,想的可真美。难道他就没想过在两败俱伤时来个突然袭击吗?作为群仙谷的守军头目,二护法造反,你岂有装傻之理?这说明你还是不忠于通天教,不然的话你应当即将二人抓住。这个人不可信,一定得将他拿下。       文姑娘想了想,说道:“白护法,你也是很有见识的人,我来问你,以你猜想,谷内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会不会趁机捞便宜呢?比如仗着自己兵多实力强,他也来造反,也当一把什么教主的。”       白护法冷笑道:“这个不好说,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许此时此刻他正在调动人马呢。”       文姑娘觉得他说的有理,便不打算问下去了。文姑娘站起来对他说:“白护法,你安心在这里呆几天,过几天我就会放你,绝不食言。”说完后领唐吉等人走了。       二人回到前院,坐在文姑娘房里,唐吉欣赏着美女皱眉。文姑娘确实有点担心,这慕容奇真要是造反怎么办?我怎么抵挡?谷里的人加一起不过二百多人,怎么能跟他对抗呢?不过从他那边想来,就算造反就一定成功吗?下边人都听他的吗?教主当初能让他守山,自然不怕他造反。只是目前教主不在了,我们又岂能镇得住他?他当了护法多年,他难道就没有野心吗?       唐吉微笑着拉她的手,说道:“看把你愁的,有什么事可以跟我商量嘛。”他一拉文姑娘,文姑娘就势倒在他的怀里。靠在男人的怀里,文姑娘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有力的肩膀。在他怀里,她感到安心多了,似乎世上的一切愁事都散去了。一个女人不管怎么强,她也是个女人,就算是武则天那样的大人物,终究无法跟男人一争长短。她虽然暂时成功过,从长远来看,她还是失败了。她仍然是一个平凡的女人。相比之下,我文姑娘就更平凡了。       温香软玉抱满怀,唐吉只觉飘飘然的。一个女人一个味儿,文姑娘身上的香气虽不是让人犯罪的,也是叫人动心的。唐吉如何能忍得住,如何还能当君子?       他紧紧搂腰的手,然后向文姑娘的嘴上亲去。文姑娘没有反抗,乖乖承受他的热吻。当唐吉的吻落到她的红唇上时,文姑娘不仅身子一颤,不用说是被男人侵犯时的正常反应了。在这个方面,她还是一张白纸。       唐吉的嘴先在文姑娘的嘴上粘合一会儿,接着磨擦,又用牙轻咬香唇,又伸出舌头轻柔地舔着。文姑娘很敏感,呼吸有点急了。唐吉再度封住她的嘴,试探着用舌头顶她的牙关,想让她张嘴,自己好享受香舌的滋味儿。       另一方面,唐吉的左手也没有闲着,在她的腰上捏两把后,准确地握住她一只**,文姑娘啊了一声,用手去推,却哪里推得了?推下去它还上来。因为被摸着舒服,又痒又麻的,文姑娘终于舍不得推了,任由那魔手乱来了。       唐吉春风得意,那只手一会儿在左边抓,一会儿在右边揉。那奶子虽不是很大,但弹性惊人,处处显出它的优秀。唐吉爱不释手,隔衣在奶头上挑逗不休,害得文姑娘哼声加大,酥胸起伏不止。       文姑娘这一激动,抵抗力减弱,忍不住张开红唇,唐吉便乘虚而入,跟文姑娘的香舌搅在一起。那里好香呀,唐吉贪婪地品尝那香舌。文姑娘先是不知所措,但她是很聪明的姑娘,很快便知道其中的奥妙,也试探性跟唐吉来个舌头大战。二人吻得热情如火,美不可言。       唐吉将舌头缩回来时,文姑娘香舌跟了出来,不放过它。于是两边舌头在唇外亲得溜溜直响。唐吉一激动,将文姑娘摆成对面骑坐式,双手把玩着她的**,下边那硬起的东西一下下顶着文姑娘的下体。两样东西一磨,文姑娘更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但她的自制力较强,总算没有自己脱衣服。说实话,她也喜欢**跟大**磨擦的滋味儿,虽没有真个销魂,也挺让人留恋的。文姑娘享受着男人的爱抚,心里一个劲儿说,就这样吧,不要往下发展了。       唐吉亲够她的红唇,又在她的俏脸上乱亲着,亲得文姑娘直摇头,半眯着美目,小嘴喘息着,鼻子发出迷人的哼声。唐吉一手在奶子上继续乱动,一手放文姑娘的屁股上。文姑娘的屁股不算肥大,但又圆又结实,又挺翘,充分表现出青春美女的优势。       唐吉放肆地摸着,揉着,拍着,感受着这玩意的美好。那手很不规矩,在臀沟里抠了两个,到**那里按着,顶着。       文姑娘轻叫着:“唐公子,你不要摸这里,我会忍不住的。”       唐吉笑道:“忍不住更好,我们正好当一把真正的夫妻。”       文姑娘哼道:“不,不,我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       唐吉咬着她的耳朵,说道:“我向你求过爱,你没有同意。现在教主不在了,我再求一把,你说你愿意嫁我当妻子吗?”说着话在奶子上用力一抓。文姑娘啊了一声,睁开美目横他一眼,说道:“轻一点,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唐吉叹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两手继续在她身上乱摸着,体验着美女的肉体对自己的神经造成的刺激。       唐吉实在忍不住了,托屁股将她抱起,文姑娘只好搂他的脖子。唐吉笑道:“这可是你自动投怀送抱,我可没有逼你的。现在咱们就把好事办了。”       文姑娘惊呼道:“不行,不行,你不能乱来,我还不是你老婆,你不能这么干。”       唐吉不理她,想到能征服这么一个女强人,自己心里实在高兴。她能征服别的男人,对他们发号施令,自己为何不能征服她以换得更大的骄傲呢。       唐吉将文姑娘放在床上,呼地一声扑过去。文姑娘一笑,轻轻一滚,唐吉扑了空。唐吉笑道:“我就不信抓不到你。”说着又扑,文姑娘使出轻功身法,二人在床上闹了起来。这么一闹,倒把唐吉的性欲给闹没了。       二人正闹得高兴,外边传来敲门声。文姑娘问道:“谁呀?”一个声音答道:“文姑娘,我是小绿,有要事禀报。”文姑娘指指唐吉,唐吉明白,跟文姑娘一起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       二人出来坐好,文姑娘才说:“小绿,你进来吧。”小绿拿着信走进来,眼睛在文姑娘脸上打着转。文姑娘被她看得心虚,嗔道:“小丫头,你看什么?我脸上又没有长花。”       小绿嘻嘻一笑,说道:“文姑娘,你脸上虽没有花,可是红得鲜艳,红得水灵,比花还好看呢。”       文姑娘芳心乱跳,想到刚才的亲热,真是美妙极了。她嘴上却说:“小丫头闭嘴,疯言疯语的,象个什么样子。”       文姑娘清清嗓子,严肃地问道:“你有什么事找我?”       小绿递上那封信,说道:“慕容护法派人送来一封信,不知道什么意思。”       文姑娘接过信,打开看起来。小绿用眼一斜唐吉,轻声道:“你刚才是不是欺侮我们文姑娘了?”       唐吉摇头道:“哪有这回事,我从来不欺侮女孩子。”       小绿轻声笑道:“还说没有呢,你看文姑娘的脸气得那么红。”       唐吉见小绿装腔作势的样子,感到非常好笑。这丫头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拐弯说话,使人敢怒不敢言,真是个丫头。       文姑娘看完信,沉思起来。唐吉问道:“他都说了些什么?对咱们不利吗?”       文姑娘说道:“这倒没有,说的话都是好话。他说我平定叛乱,功劳不小,加上德高望重,才能过人,应该继任教主一职。他还说他绝对赞成我当教主,谁不同意,他第一个跟他急。他还说明天午时他要亲自领人来跟我共商大计。”       唐吉微笑道:“难得他这么识时务,挺会办事的嘛。真是个有心计的人,没等你对待他呢,他先给你块糖吃。”       文姑娘叹息道:“人心难测,真不知道他说的这些是不是真话。”       唐吉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文姑娘沉吟道:“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虚实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唐吉点头道:“明天等他来的,咱们好好试试他,如果他真有叛乱之心,明天他就不用回去了。”       文姑娘美目一寒,说道:“不错,如果明天他稍微有点异常,就立刻杀死他。别人都能饶了,这人若有二心,决不能轻饶。他手下那些人对咱们的威胁太大了。”       唐吉问道:“他们那里有多少人?”       文姑娘道:“他手下不下千人,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能征惯战。还有通天教的大部分居民都在他的手下,共有几千人,其中能打仗的也在一千人以上。你想我们是他们的对手吗?”       唐吉眉头一皱,说道:“为何要把居民也放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应该把居民放在群仙谷里才对。”       文姑娘摇头道:“这事以前咱们说了不算,那都是教主的意思。他想让居民在外边构成一道墙,防止外敌的进攻。”       唐吉担心地问:“明天如果他来,他有二心,你有把握杀掉他吗?”       文姑娘说:“这人的武功倒不算厉害,我对付他还是有把握的。不过他手下有八大卫士,手下功夫不弱。”       唐吉笑问:“比我怎么样?”       文姑娘回答:“要是单打独斗,相信你可以胜过任何一位。只怕人家不肯跟你这么干。”       唐吉笑了,说道:“这就好,这我就放心了。”接着他话题一转,瞅瞅二女,问道:“晚上你们俩谁陪我呀?”此话一出,就挨了小绿一掌,而文姑娘更厉害,竟一把将唐吉拎了起来,看样子要象扔包袱一样将他扔出。      

狂剑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狂剑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狂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