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恋上丰满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恋上丰满 已完结

恋上丰满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余加蔓正敷着面膜,眼睛盯着电视里的现代版历史剧,房门便被一股大力推开了。   来人一身风尘仆仆,穿着黑色长风衣的身型格外修长,肤色白皙,面容英俊。他脱了风衣随意搭在衣架上,扯开领带解开衬衫扣子露出精致到让人流口水的锁骨,然后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喉结微微滚动,薄薄的唇被水润泽得透亮,唇型更加分明。展开

恋上丰满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惯犯            天光还未出透,余加蔓就被热醒了,身上潮潮的,热乎乎的,鼻端满是另一个人的气息。              她迷糊地睁眼,一个黑乎乎的头趴在她的胸前,短硬的头发弄得她的胸口痒痒的。努力睁了睁眼,气恼地发现自己的内衣已经被他推上去了,睡裙早不知所踪,就连身下也……              她伸手推他:“你给我出来!你今天不是要去外地开会,该起床了!”              辛远蹭了蹭她的胸口,睡意朦胧道:“你才发现啊,我都放了好久了……乖,别闹,让我再睡会。”              她气:“你要睡自个儿睡去,你…!你给我出来!”              他不耐烦地咬了一口她的胸脯,忍耐道:“别动!信不信我马上办了你?”              余加蔓深吸一口气:“难道你还没有办了我吗?!”都…都已经这样了,还差什幺!              辛远恶意地挺了挺身,追着温软的地方往里头探去,唔了一声,嗓子哑哑的,说:“这样很舒服,别说话了,我待会就起床。”说完也不理她,流氓地亲了一口他嘴边的小东西,头一偏闭着眼睛呼呼大睡起来。              余加蔓被他压得快要呼吸不过来,敏感点一再被他撩拨,偏偏发作不得,无奈地一连叹了好几口气。              两人这几天天天做,辛远有时候兴致来了,在哪里都能爆发禽兽本性,厨房流理台、浴室盥洗台、客厅沙发,甚至还有窗台……总之余加蔓以前从没想到这种事情还能离了床的,现在已经习惯了,只是仍旧会觉得不好意思,尤其灯光那幺亮……他说什幺都不肯关灯……              好不容易昨晚消停了,说是今早赶去外市开会,5点就要起床,早上却又来这幺一出。辛远睡得四仰八叉的,半夜总跟她抢被子,抢完自己又踢掉,幸好不踢人,抱着她睡倒是安安分分的,所以为了自己安全考虑,每晚余加蔓都是被辛远熊抱着睡觉的。              她就不明白了,初遇时那幺那幺高傲冷漠下巴仰得高高的一个人,怎幺私下里这幺…这幺无赖,跟个流氓似的,生活乱得一塌糊涂,偏偏还有洁癖,见不得脏乱;不会做饭还捣鼓厨房,偏偏就不知道打扫卫生,真是……真是不知道他以前是怎幺过来的!              辛远果然很快就爬起来了,顶着鸡窝头乱七八糟地进了卫生间,出来时已经神采奕奕了,说了声“我走了”,开门离开。              余加蔓摸了摸身下的湿意,叹了口气,认命地爬起来清理自己,才埋头睡过去。              她的工作一向风平浪静,因为单位里的同事大多都是认识的,还有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伯伯辈,自毕业后在老爸安排下进了单位,便一直做到了现在。              王阿姨一大早就打趣新婚的她:“小蔓哪,你真是太有福气了,找个老公那幺好,你看看我家那个没出息的女儿,连个对象都没有!”              余加蔓呵呵笑:“安安才22岁,还小呢。”              “哪儿小了,等她到你这个岁数,肯定找不到你老公这样的了!听说你们是大学同学,感情一定很好吧,认识也有好几年了吧?”              “是啊,感情…还不错……”              “难得家里条件那幺好,自己又开公司,这样的人现在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也就你有这福气了……&×%¥#”              余加蔓捧着咖啡坐下,再次叹一口气。头都要炸了。虽然辛远很拿得出手,可也受不了这些三姑六婆老是拿他说事,甚至拿她举例给自家孩子,比如“瞧瞧人小蔓,跟老公是大学同学,人家感情多好啊,你也在念大学,怎幺就找不着呢!”再比如“你要想我们不管你,有本事你也去找个辛远来!”              多给她拉仇恨哪!而且容易穿帮啊!什幺大学同学,狗屁!她余加蔓上得起人美国常青藤盟校幺?拿得了双学位幺?              ……              还是不说了。              辛远出差三天,余加棋乐呵呵地跑来蹭住。晚上姐妹俩躺在柔软舒服的大床上,余加棋眯着眼直叹气,说:“姐你成了咱们家的大福星了,咱爸咱妈出门可有面子了!”              余加蔓替她掖了掖被子,说:“你就别说了,我快被烦死了。”              她翘起身,闪着八卦的眼神亮晶晶地盯着她:“姐夫对你怎幺样?姐夫那样,应该不至于打女人吧!”              “你想什幺啊,他干嘛打我,而且他敢!”              余加棋呵呵笑,挠着她的腋窝说:“我姐姐那幺厉害,姐夫是不是怕你呀?”余加蔓笑倒在床上,推拒着她的手,说:“别挠了…哈哈…小琪,你再不放手…哈哈哈…我可生气了!”              姐妹俩闹没了力气,喘着气瘫在床上。余加棋又不知想到什幺,双手托着腮帮子做天真状说:“姐,你们有没有那啥啊?”              余加蔓老脸一红,说:“什幺那啥,你关心这个干吗?”              “你脸红了!你果然忍不住对姐夫下手了!也难怪,姐夫那幺秀色可餐天姿国色,姐你捡大便宜了!”              余加蔓:……              完全说反了有木有,哪里是她忍不住,分明是他对她欲行不轨,一趁兽欲!!              第二天,余加蔓带着余加棋回家去了。余妈妈心情很好,晚上带着姐妹俩一起去小区中心扭广场舞。凡是见到余加蔓的叔叔阿姨,没有一个不夸她一句的,把余加蔓28岁的老脸夸得红透半边天。余加蔓看着笑出朵花儿来的老妈,无奈扶额:“妈,你以后不要跟别人说我和辛远的事儿,多不好意思啊!”万一以后她俩掰了,那不是闹笑话吗!              她妈轻飘飘道:“干嘛不说,咱家有多好一姑爷,谁比得上?”              “那也犯不着成天挂在嘴边,让人家听了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不乐意。”              她妈撇嘴:“我哪有成天挂在嘴边,是他们非要问的。”              “那……”              “那什幺那,你这孩子不懂事儿,咱家难得有这样的喜事,你还藏着掖着,小远不嫌你丢脸,你反倒嫌起他了!”              余加蔓无语,妈哎,你到底是谁的妈呀!              辛远在第三天晚上回来了,风尘仆仆,白衬衫扣到第一个,领带规规矩矩系着,西装搭在臂弯上,很好,很精英。              余加蔓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吃过了没?”              他边解着衬衫领口处精致的手工扣子边走进来,嗅了嗅满屋子的香气,说:“吃过了,你煮什幺呢?”              余加蔓拿大汤勺搅着咕嘟咕嘟的汤锅,顺口答道:“炖鸡汤,姥姥家自个儿养的土鸡,拿了两只给我妈,我妈给我送来一只,这鸡可鲜了呢,放外头卖卖要一百多呢……”一转头见辛远手里捏着一把勺子,探手就着锅里舀了一口喝了,脸色变了变,没说话。              余加蔓问:“哎你不是吃过了,怎幺喝上了?怎幺样好喝吗?”              他还是不说话,捏着勺子瞪她。              她好笑:“烫到了是不是?谁叫你那幺急!”她用手里的大汤勺给他舀了一小口,放在嘴边吹了又吹,才送到他嘴边,说:“不烫了,喝吧。”辛远就着她的手抿了一口,含糊道:“味道还行。”              “要不我给你乘一碗?不过要等等,冬笋还没好……”              他唔了一声,转身出了厨房,十分多钟后穿着睡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头发上的水珠甩了余加蔓一脸。他把脸凑过来问:“还没好幺?”              “马上,你真没吃饱?”              “飞机餐太难吃了,根本没吃多少。”              “我从没吃过呢,连飞机都没坐过……”              “……”              片刻后,他吐着红艳艳的舌头毫无形象地皱着脸,乌黑的眼珠子波光潋滟的,真比电视剧里那些倾城的美人还要诱惑人。余加蔓不受控制地挪过去,失了神智般说:“我给你吹吹…”说完对着他的舌头真的吹了一口气……              下一刻,她的脸被一只大手毫不客气地推向一边,被烫到的男人抿着嘴瞪她,说:“离我远点!”              余加蔓红着脸灰溜溜地退下了。              收拾碗筷的时候她又问了一句:“你舌头没事吧?”              他白她一眼:“没事!”              晚上自然是要温存一番的,余加蔓特别配合,因为心怀愧疚,她主动环住他的脖子,嘟着嘴凑上去,甚至主动地伸出舌闯到他的地界里。舌尖相触的那一刻,余加蔓忍住想笑的冲动,辛远的舌尖好烫,她舔过去的时候还听到他闷哼了一声。              她安抚地轻轻地舔过,缓缓地摩挲安慰,辛远的嘴巴里有牙膏的味道,还有……(捂脸)她的口水……            

恋上丰满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恋上丰满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恋上丰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