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燃烧的春天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燃烧的春天 已完结

燃烧的春天

作者:王老五 杨汇音分类:言情

王老五不叫王老五,世间千奇百怪的名字都有,可叫王老五的人恐怕没有,即使有,那拥有这个名字的人也决不是钻石的。因为王老五这个外号比他真名王健武更为人熟悉,首先有钱,而且是钻石级别的;其次未婚;最后就是正当壮年。一个三十八岁,没有结婚,还相当的有钱,不叫王老五都难,所以朋友们都几乎不记得他的真名了,只知道他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王老五,那些不熟悉他的人或半生半熟的人,还真以为他就叫王老五。时间长了,连他本人都认为自己就叫王老五,凡有人问:“先生,怎么称呼呀?”他随口就答:“王老五。”常常弄得别人很尴尬,以为问名字让人家不高兴了呢,可王老五不管这些,从不看别人脸色怎么样,只要自己自在就成。   朋友们给他介绍的对象都有好几打了,从摸样到职业,一个比一个好,他到是每个都见,也和那些个女人们很聊得来,吃饭喝茶聊天,他的幽默开朗大方把每个见面的女人都能迷住,可就是没结果,为这事,朋友们急得直跳脚,都说叫他王老五,是抬举了他,应该叫他二百五,他每次都笑嘻嘻的回答:“男人和女人结婚,就象是把一雌一雄两只老虎永远关在一个笼子里一样,迟早都得出事,不是公的把母的给吃了,就是母的把公的给整死,这是为什么呢?很简单,就因为相互没了选择交配的权利。”朋友们为他的回答哭笑不得,仔细想想,也有些道理,如果男女结婚真那么好的话,那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夫妻反目成仇的事实呢,结婚前是爱,结婚后在一起生活就不是爱了吗?于是,王老五没被别人说服,仍然过着他王老五的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王老五和哪个女人结婚的话,那他也不配叫王老五。   王老五没有正当职业,当今社会,没正当职业的,要么是很有钱的人,要么是很没钱的人,既然叫王老五,那他肯定是属于前者。没职业并不代表就不做事,做事也不一定要有职业,现在不是有很多自由职业者嘛,王老五就是个自由职业者,准确的说,他现在是个自由职业投资人,主要从事股票、期货和风险投资。他的第一桶金,也是他资本积累的时间,是在他大学毕业后十年内完成。九二年,王老五毕业于北方某知名医科大学,在同学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到医院或医疗机构上班,而王老五却投身于某合资医药企业,做了一名医药代表,被公司分派到西南某落后的城市做医药销售,凭着他聪明的头脑和开朗的性格,加上被利欲熏昏了头的医生们帮助,一年后,由于销售业绩的成百倍增长,被公司提拔为负责那个省的大区经理。他的管理才能和他的经济收入一样的增长,不到两年,王老五成为他们公司先富起来中的其中一员。在九五年,公司提升他当了江南分公司总经理,少年得志,但不张扬,王老五的名号由此产生,到两千零二年,在公司要提升他为总公司销售副总裁的时候,他却提交了辞呈,毅然离开商海,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无业游民,也没有想过要自己创办企业,放弃了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都市生活打算,独身来到岛城,开始过上半隐居的逍遥生活。展开

燃烧的春天_精彩章节试读:

      10 半球型|乳|房              王老五睁开眼睛,见床上不见了杨汇音,四处寻找也没她的影子,再往窗外看,此时天已大亮,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可天仍然是阴沉沉的。              ‘是到医院去了吗?’心想她可能去医院看她母亲。起来上了个卫生间,然后拿上手机又钻到被窝里,把手机开机后,才知道已经十点半了,手机屏幕上提示有语音留言,输入语音信箱的密码后开始接听。              “哥,是我,我是用你给我的手机给你留言的。见你睡得好沉,所以没叫醒你吃早餐,起来一定要吃哦。我煎了荷包蛋,牛奶加热了再喝。我得去医院照顾妈妈,不能陪你,你不会怪我吧?下午会早点过来做晚饭的。我不说了,公交车到了。”              听着杨汇音声音,又想起昨晚消魂的一夜,那命根就不知不觉的把被子顶起个小帐篷,他把右手伸进被子里,心里美孜孜的握住它,突然想起李云说的‘擦枪’,不觉笑出声来。              此时,王老五又清晰的想起昨晚两人泡在按摩浴缸里的情景:              在满是白色泡沫的浴缸里,杨汇音背靠着坐在他的两腿之间,头枕在他的胸前,他用沾满泡沫的双手摸捏着她的双|乳|,上下左右的揉搓着,因为有泡沫,所以很滑腻,感觉与刚才在窗前完全不同。受这种感觉的刺激,王老五泡在水里的‘枪’逐步的举起,遇到杨汇音的背,停下来了,于是他动了动身子,让他的‘枪’顺利的举到她的背和自己肚子之间。              杨汇音微闭眼睛双脚伸展享受着他双手的按摩,她喜欢他对她这样,心甘情愿的被他爱抚,这种爱抚使她有安全感,说明他喜欢她,最起码也是喜欢她的身体,她也不敢奢望他会爱她,但她从他的手中明确的知道,他喜欢抚摩她,只要他喜欢,她的身体就全是他的,在未来一个多月里,她将会完全毫无保留的把她自己奉献给这个能挽救她和母亲生命的男人,不仅仅是身体,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她知道自己唯一的资本就只有这些,如果连这点她都还吝啬的话,那怎么能对得起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呢。她愿意象个奴隶一样在这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认认真真的伺候他、回报他,同时也决定不能让他爱上自己。想到这里,她翻了个身。              “哥,你真的叫王老五吗?”看着他问。              “哈哈!”他用双手捧起她娇美的脸,泡沫沾在她脸上,看着象个美丽的小丑:“傻丫头!还想着这个呀。哈哈!”              “你就说说是不是嘛?”撒娇的样子煞是可爱。              撒娇每个女人都会,但不一定每个女人撒出的娇都可爱,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对什么人为什么事撒娇,这四个条件差一样,撒出的娇都会不伦不类,让人哭笑不得。很丑的女人撒娇就象东施效颦,适得其反;即使是美丽的女人,撒娇的时机不对,比如说男人因为某事正在烦恼的时候,那时候撒娇是不识时务,只会让男人反感;选择的环境不对也不行,比如在会议室,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开会,一个女人总不能用撒娇来活跃会议氛围吧;选错了撒娇对象,那就更糟,是自作多情;为什么事情而撒娇尤其重要,总不能无缘无故的乱撒娇吧,那就成轻浮啦。此时的杨汇音撒娇撒得很适合,让王老五心痒痒的。              “呵呵!就凭你的这个娇,我也要说实话的。”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没错,我不叫王老五,真名是王健武。”然后解释是哪三个字。解释完接着说:“王老五是朋友们的抬爱给起的外号,因为这外号很特别,叫的时间长了,大伙也就忘了我的真名,连我自己都以为自己就叫王老五呢。哈哈!”说完大笑起来。              “是这样啊,我昨晚听到你说叫王老五的时候,可把我给笑死了,我压根就不信!”她说完又转过身背对着他。              王老五又开始摸她的|乳|房:“汇音,你的|乳|房很美,我很喜欢。”轻声的在她耳边说:“发育得很完美,是标准的半圆型,长这样|乳|房的女人都很性感。”              “是吗?这么说你对女人的|乳|房还很有研究喽!”她有点吃醋,认为他可能摸过很多女人的|乳|房。              “我是学医学的,女性|乳|房的构造是解剖学的一个小部分。记得我们刚学完这一课,晚上我们男生宿舍就议论开了,把我们班的女生|乳|房一个个的评价个够。”              “你们男生真无了!是怎么评价的?”女人就是这样,明明感兴趣,但又要装着矜持。              “我们呀,都躺在各自的床上,各自发表着对女生|乳|房的猜想。说谁谁是标准半球型,谁谁是圆锥型,谁谁是口袋型,谁谁是扁平型。说得那晚谁都睡不着,我还自蔚了呢,别的同学肯定也和我一样,第二天一个个都没了以往的精神头。”给她讲着这些时,他自己的那家伙一直挺着。              杨汇音的背感觉到他的需要,于是侧过身,用手帮他在水里上下套弄起来,王老五很享受的样子,把头靠在浴缸边的头枕上。她体会着他的欲望,自己也燃烧着,觉得一股热流在小腹里来回的串来串去,实在忍不住了,就站起把双腿叉开,整个的骑在王老五的两腿间,伸右手到两人的交接部位,扶着他粗壮的‘炮’去对准她张开的靶心,当她感到准确无误后,身子就势往下坐,同时把右手抬起放到他的胸口上,只觉得滑溜溜的一根圆柱体堵住了她的小口,顺着她分开的两扇门溜进了她体内。              王老五看着她那被泡泡包裹着的上身,|乳|房若隐若现,为了看清些他用双手抹去她双|乳|上的泡沫,杨汇音俯下身来亲吻着他,下身上下左右的摇动着,这样的姿势可以让王老五不用费太多体力,同时又可以完全的插入,也让她更加受用。              两人在温水中就那样相互的索取着对方的肉体,也把各自的身心交给对方。浴缸里的水在他们激烈的动作下哗啦哗啦的响着,象是为他们打着节拍。两人的速度逐渐的加快,动作幅度也在加大着,杨汇音的呻吟声不再象开始时那么微弱,而是象在喊叫,身子也成弓型的向后仰靠,王老五双手托着她的腰和臀部,缩紧自己的臀部肌肉往前一下又一下喘着气冲刺着。杨汇音的长发飘散在泡沫上,就象是整个人都飘在水中一样,她用自己的双手抚摩着自己的双|乳|,直到她一声嘶叫后,才慢慢放松起弓着的身体。王老五看着他那样子和听到她的叫声,知道她已经到了顶峰,于是更加快了自己的冲刺速度,不一会也开始发出嗷嗷的嚎叫。杨汇音听出这是要射的前兆,忽然把自己的臀部抬离他的胯部,后退一步跪着用右手快速的套弄起他的‘枪管’来,帮助他把‘子弹’射出。王老五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嘴张开但发不出声来,直到体内的火山喷出滚烫的岩浆,才噢的一声大叫,身体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下来。杨汇音继续挤弄着他,好让他完全的喷发完,她看着他那高嘲样子,自己又有了新高嘲,这种高嘲不同于交媾时的,是全新的心灵体验,嘴里随着手的动作也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王老五在床上想着,手摸着命根,想用自己的手解决一次,正加紧实施呢,电话却响了,本不愿意接,可那响声弄得他没了兴头。很不情愿的拿起电话没看来电显示就接听。              “谁呀?”              “哦,是陈总啊!你好!”原来是陈铭川,他坐起来靠在枕头上:“有什么指示?是吗?什么时候到?好的,要我去机场接你吗?那好,我六点去海星大酒店见你吧。那下午见,好的好的。哈哈!你客气了。好!拜拜!”              王老五起来,都十一点多,洗漱完把早餐当午餐吃了,给杨汇音发了个短信。穿戴整齐,出门到健身俱乐部健身。            

燃烧的春天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燃烧的春天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燃烧的春天 阅读全文